读到博士还自杀,读书到底为什么?_凤凰评论

这是一条令人痛心的消息。2016级浙大化工博士侯某,于10月10日21时45分纵身跳入钱塘江,源委杭州救援队的搜寻,4天后的10月14日,他的遗体浮上水面,被搜救队打捞起来。

这是一条令人痛心的消息。
2016级浙大化工博士侯某,于10月10日21时45分纵身跳入钱塘江,源委杭州救援队的搜寻,4天后的10月14日,他的遗体浮上水面,被搜救队打捞起来。

  

依照一般的教育观念,侯博士是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假使媒体没有详细先容侯博士本人的情况,但媒体发觉他是从天津大学化工学院以直博的方式加入浙大攻读博士学位的。这表明他本人充沛超卓。
这么超卓的孩子,走上了这么一条不归路,出格令人同情。但同时也警示社会,毕竟我们该当怎样认识教育?是只是成绩好就够了吗?倘若一个人缺乏对生活意义的探索,没有设立人与社会的联系,不管他成绩多好,他始终都会是一个孤傲的人。

  
一个人的内心是别人看不到摸不着的,所以人生而孤傲。

  不过,人又是一种社会性生物,是动物性与社会性的统一。动物性,我称之为兽性。社会性,我称之为人性。人性之中的高贵因素,比喻利他,我称之为神性。他们都是中性词汇,没有批判的意思。
非论是兽性、人性还是神性,人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找到自己。马斯洛称之为“自我杀青”的过程,其实就是寻找。找到自己对待他人的意义,对待自我的意义,对待整个社会的意义。

  找到越多,就越能设立起人自身的社会性联系,越能让人从纯朴的动物性生存状态,晋升到人性和神性的生存状态,同时也越能让人离开孤傲。
与人们认知的区别在于,人的社会性联系越多,人反而越解放。解放不是孤傲,是在人类配合生活中寻找到自己的生活意义。一个人自杀,根本的原因在于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所在。

  在他的认知中,他看不到自己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自己对他人又有什么价值。

在侯博士留下的遗书里,我们不妨清晰地看出这一点。他清楚指出,当然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没有坏人,但自己却“不恰当这个世界”,不想再“冒充下去”。同时对待自己的家人,对待自己的母亲,他当然感触“遗憾、愧疚”,“也不想让您受伤”,但还是走上了不归路。

  
这表明,侯博士在读到博士之后,照样未能找到生活的意义。学富五车,却只是是知识的容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学习生涯对自己的价值所在,更不清楚自己生活的价值,对他人意味着什么。这里他人,就包蕴他的同、老师、朋友以及最紧急的他的家人。
这是一件很悲痛的事情。不过遗憾的是,这样的情况还很多,并且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尤为出色。

  家长和老师,关怀的更多是孩子的成绩。孩子成绩好,家长和老师脸上都有光彩。孩子成绩不好,老师和家长就很着急。前者,孩子的成绩就是政绩;后者,孩子的成绩,可能减小家长对待升学的着急。
不过,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不是别人的政绩。所谓教育,无非叫醒。叫醒的是人的内心,以便离开天生的那种孤傲感。所谓学习,当然有支配知识的内在动力,但更多的是经历学习,设立起人的行为和生活价值之间的联系,找到自己的生活意义所在。

  
这才是我们学习的目的所在。但现在我们的做法更像是本末倒置,学习成绩无非是一种手段,紧急的是经历手段而设立其对社会生活的无误认知。现在,学习成绩成了目的,仿佛对社会的无误认知倒成了细枝末节。
老师只在乎成绩,天天安插一大堆作业,有的甚至远超年龄段应有水平。一上小学一年级,小区里同年龄的孩子底子就不再下楼,连玩耍都找不到伴。

  就这样,天性被消除,小朋友找不到学习的目的,只懂得被迫杀青老师的任务,被迫接纳老师和家长的表扬。但他们根本不懂得,学习毕竟是为了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答案。若不克不及,再好的成绩,再高的分数,再好的大学,又有什么意义?